南昌市赣达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20余年专业钢材

生产批发综合公司

13507910339

咨询热线

南昌钢材批发公司-赣达钢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 南昌赣达:钢材保持现状还是蓄力待发
详细内容

南昌赣达:钢材保持现状还是蓄力待发


今年以来,钢材市场一直维持半休市状态:一边是钢企库存和社会库存不断累积突破同期历史高点;另一边是下游用钢行业开工、复工普遍延后,需求释放缓慢。供需两端同时催化,导致当前钢厂、钢贸商普遍面临较大的库存压力和资金回笼问题。无疑,高库存叠加需求不振,对钢价已形成打压之势。数据显示,自2021年10月中旬以来,钢价不断振荡下行,6月23日已跌至4480点,下跌1720点,创8个月以来新低。

不断下行的钢价正一点点吞噬钢厂和钢贸商的利润。期货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前钢材市场处于淡季,黑色全产业链利润收缩,钢企和钢贸商普遍亏损。

钢铁市场何以至此?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在全球通胀风险攀升、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新冠肺炎疫情反复扰动以及当前又进入梅雨季的背景之下,下游用钢行业的开复工行为仍未能集中释放,多地需求仍有延迟。由于需求恢复速度不及预期,钢厂和贸易商在库存方面的风险依然较高。

眼下,由于库存居高不下,钢价承压,钢厂已自发性减产。尽管焦炭价格有所下调,但焦煤和铁矿石的价格还处于阶段性的高位,后续钢铁市场将走向何方?

钢材库存

居于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近期螺纹钢社会库存水平维持同期历史最高位,热卷社会库存再次创下同期历史最高水平,五大建材社会库存同样维持同期历史最高水平,高库存带来的压力不容忽视。

谈到钢厂库存,华东地区一位钢企人士告诉记者,螺纹钢钢厂库存同样也维持在同期最高水平,其中长短流程钢厂库存均处于同期最高。唯一压力有所缓解的仅剩下仍能保持低位的热卷钢厂库存,但其中北方地区钢厂库存也仍处于同期高位,因此库存总体来说也存在一定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从时间维度上看,钢材库存累积至高位,有其必然性也有偶然性。

“今年的钢市波折颇多,3月、4月本应是钢材去库的时间点,但受疫情防控等因素的影响,钢厂出货节奏放缓,钢厂库存没有如期去化,而是呈现振荡走平的特征。社会库存因前期在途资源陆续到货,入库量环比明显回升;加之疫情对终端需求的影响,采购积极性有所下降,使得市场交易量环比回落,进而导致市场降库节奏整体缓慢。”中信建投期货黑色研究员张少达说。进入6月,疫情防控措施接近尾声,运输条件大幅改善,但是产量低位的情况下,钢材库存去化依然不顺。下游需求差、成交弱的情况始终没有改变,导致库存数据不降反增,目前,已是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从钢材库存倍数角度来看,今年春节过后,钢材库存倍数呈现了两个阶段的表现,先是由社会库存减少而钢厂库存增加造成的库存倍数自同期高位下降至同期低位,反映需求较为疲弱,钢贸商拿货意愿不足、销售不顺畅,需求消化速度不及供给速度;热卷和螺纹钢库存倍数先后于5月初和5月中旬起开始反弹,总体是基于社会库存小幅积累而钢厂小幅去库,供给并未出现明显缩量,因此反映需求仍显疲弱,对钢价带来的压力仍未得以明显改善。”海通期货黑色系研究员邱怡宏说。

而另一个偶然因素是,受疫情防控的影响,节后钢厂面临原料采购和下游需求两端均不利的尴尬局面。

江苏富实数据研究院院长、南钢金贸钢宝首席期现分析师蔡拥政告诉记者,近期需求没有完全恢复,钢厂生产的增量在缓慢回升,需求跟不上整个供给端的增量。事实上,即使供给端已经自发收缩,但明显需求下滑速度更快。以目前的需求强度,实现淡季去库难度无疑是巨大的。

蔡拥政告诉记者,具体粗钢压减目标仍未出炉,国有钢厂需要承担社会责任,大规模减产可能性较小,但目前价格已经跌破高炉成本,部分民营钢厂已经开始实施减量检修计划以降低库存。

“近日唐山个别钢厂开始进行高炉减产、检修,另外还有钢厂计划在7月对高炉进行检修。

华中地区一位钢贸商告诉记者,今年疫情对于钢铁行业供需两端都形成了比较大的影响。对需求端的影响明显大于供应端,节后钢材市场表现为“供应减、需求弱”的特征,钢材价格出现大幅度下跌。本周钢厂自发性减产集中于螺纹钢,对于改善螺纹钢供需情况初见成效,首次实现去库,但热卷的供需状态改善还需要时间。

生铁产量

6月再度攀升至新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5月钢材生产延续攀升的走势,生铁当月产量攀升至历史最高,粗钢月度产量也攀升至历史同期次高值,仅低于去年4月、5月的产量,钢材当月产量同样也攀升至历史次高值。记者注意到,从总体来看,5月钢材产量攀升是有加速迹象的,6月上旬,生铁日均产量仍维持高位,且再度刷新历史新高。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张少达认为,是因为废钢供应遭遇瓶颈。3月之后因为疫情防控出现运输问题,钢厂的废钢到货量一直处于低位。而疫情缓解后,废钢到货虽然环比回升,但同比仍然不及预期。

“由此可以相对应得到的是,原材料的现实需求整体也属于偏强状态,铁矿石日均疏港量维持高位,而且在原材料供应端压力持续偏低的背景下,原材料整体呈现供需偏紧的格局,支撑原材料价格整体强于成材的。”邱怡宏说。

蔡拥政告诉记者,虽然生铁产量自3月下旬大幅攀升甚至屡创历史新高直至目前,但钢材产量尤其是建材产量整体依然维持低位运行。

蔡拥政认为,原本预计疫情缓解后废钢到货能有所提高,但是从实际跟踪数据来看,目前还没有提高的迹象,且随着近期多地暴雨天气以及农忙因素影响,预计废钢供应端释放仍有难度。

“受限于今年控产政策的背景、利润问题、废钢紧张、下游需求差,预计铁水产量本月大概率见顶,然后在粗钢压减大背景下原燃料的供需基本面将逐渐转弱。”张少达说。

从今年3月以来,钢厂复产逻辑下原燃料需求走强,价格攀升,但钢材价格在强预期和弱现实之间来回摇摆,上涨行情走得并不顺畅,钢企生产利润一直在盈亏平衡线附近波动。

“上周市场对强预期开始动摇,成材价格向弱现实靠拢,现货下跌幅度超出市场预期,原料端现货虽然也受钢材带动价格出现下调,但幅度较小,生产利润迅速恶化。”张少达说。

张少达根据计算公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利润下滑最严重的是6月17日,点对点情况下螺纹长流程吨钢利润为-253元,环比6月10日收缩236元;短流程吨钢利润为-103元,环比上周收缩122元。

数据显示,钢企盈利率自4月下旬起出现了加速下滑态势,5月末创下48.48%的历史次低值,亏损钢厂数量大幅增加,至今也保持在60%之下,位于同期绝对低位。

钢厂的利润在被吞噬的同时,钢贸商在本轮下跌中同样损失惨重。上海钢贸商黄先生告诉记者,疫情缓解后,钢厂趁市场还在预期需求回补时加快了库存前置,社会库存迅速上升,钢贸商普遍在高位接盘。从5月26日到6月10日,上海螺纹钢平均价格为4800元/吨,而从6月10日到6月22日,下跌了570元/吨,没有参与期货套保的贸易商吨钢亏损570元。

在邱怡宏看来,钢厂利润恶化,行业需要重新调整供需结构。目前问题的核心还是需求端太弱,目前能立竿见影的缓解供需矛盾的办法就是钢厂限产。随着5月生铁产量刷新纪录高位,市场开始期待迎来供给端政策落地。

记者注意到,钢材价格下行,利润收缩进而打压焦炭价格,焦化企业作为黑色系产业链中弱势的一环,只能被动接受降焦炭价格。

记者经过梳理发现,今年焦企利润的峰值出现在4月下旬,在焦企提涨六轮后,钢厂利润低,宏观环境和疫情影响下焦炭出现较大幅度回调,5月上旬焦企利润走弱速度加快,5月11日华北、华东地区主流钢厂甚至对焦炭采购价提降200元/吨,钢厂对焦炭采购偏谨慎,钢厂累库压力也是逐渐传导至焦炭端,使得焦炭供应逐渐趋于宽松,焦煤价格的走弱也使得焦炭成本端支撑减弱,但下调幅度不及焦炭市场情绪转弱更明显,焦企吨焦利润于5月下旬逐步降至盈亏平衡线之下。

“由于煤价涨,入炉煤成本增加,焦企亏损未有明显改善。”河北焦炭贸易商李津对期货日报记者说。

“为摸清利润分配与焦炭涨跌价之间的规律,我们提出两个指标辅助研究,焦钢毛利差与焦煤超额利润率。通常情况下,焦炭价格走势与焦钢毛利差曲线的走势吻合度极高,但后者不是领先指标;焦钢毛利差通常在零轴下方,超常规的供给侧改革是扰动因素;去年焦炭价格与焦钢毛利差曾出现过劈叉,根源在于焦煤对焦钢利润的侵蚀。”张少达说,黑色系利润再分配进程受扰动,并不顺畅,然而排除短期的政策预期后,年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焦煤端超额利润的回吐将是大势所趋。

邱怡宏认为,原料供应中期逐步回升的确定性较大,焦企产能利用率和焦炭日产量持续恢复的走势也遇到阶段性阻力,短期原材料供应压力整体偏中性。另外,今年钢企低利润格局将成为常态,往年高利润格局很难再现。

期货盘面

黑色系K线里的价格预期

期货盘面上,从前几个月的强预期到后来的合理预期和理性看待,再到如今的恐慌抛售,黑色板块的市场情绪经历了几度转换,逻辑切换极快。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钢铁市场弱现实和强预期的特点未改。供应方面,2022年上半年已接近尾声,国家针对粗钢产量的调控进程将陆续进入省内下达阶段。在当前钢厂利润格局较差背景下,多数钢厂增产意愿不强,在确保全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的大背景下,减产或更适合市场以及当前的经济状态,钢材供应上限相对确定。

事实上,从上周开始,需求坍塌叠加成本坍塌,钢价开启了负反馈之旅。

“目前问题的核心还是需求端太弱,稳经济政策不断出台,但是政策落地形成实物工作量还需要时间传导且效果不确定。目前能立竿见影缓解供需矛盾的办法就是钢厂限产,随着5月生铁产量刷新纪录高位,市场开始期待供给端政策落地。”张少达说。

“现货走的是现实逻辑,期货则更多走预期逻辑。”对此,蔡拥政认为,从现货端来看,供需压力巨大,钢材库存创新高,现货价格承压大跌;预期端,货币、财政政策不断宽松,多地密集部署复工复产,提升了市场对后期需求将大幅回升的预期。

记者注意到,螺纹钢产销增速差近一个月以来基本在零轴上下小幅波动,钢价短期的回调受情绪性因素影响更多,在全年压减粗钢产量的任务尚未下达明确到各省份及相关企业之前,钢价仍将处于供给收缩预期与弱需求和高库存的现实压力的博弈中。

“叠加高通胀风险持续走高对大宗商品价格带来的压力,钢价基本已经回吐全年涨幅,短期淡季不淡带来的风险释放压力仍大,钢价短期振荡偏弱运行的概率也仍然较大。”邱怡宏说,不过,铁水产量上行空间已不大,且在全年压减粗钢产量的任务完成后,悲观情绪恐才将释放完毕,因此后期钢厂切实的减产行为或是衡量钢材供需改善度的更有效的指标。

张少达认为,在粗钢压减政策下,焦炭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难有突破,只能寄希望于第二次的“产能集中淘汰”,但目前焦化产能已进入动态置换期,“一刀切”式的集中淘汰不符合国家政策,因此焦钢毛利差未来将继续在零轴以下运行,否则做空焦炭现货的边际收益将增加。

“焦煤获得超额利润的驱动正在减弱,一方面后疫情下的需求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疲弱的地产和持续的粗钢压减,另一方面,蒙煤进口增量正在逐步显现。”李津说,288口岸通车量预计今年恢复至600车的概率较大,对国内市场冲击明显,焦煤超额利润率有望回落。


     以上内容来源网络,由南昌钢材公司南昌赣达钢铁为您整理信息仅供参考:南昌赣达钢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南昌钢材加工批发综合企业,主营:南昌钢板、南昌角钢、槽钢、架子管、镀锌管、镀锌钢板、镀锌角钢扁钢等南昌钢材销售,电话:13507910339




  • 电话直呼

    • 13507910339
    • 业务咨询 :
    • 售后服务 :
  • 微信咨询

技术支持: 南昌启航科技 | 管理登录